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精准三肖免费资料大全 > 奥塞拉哈灵顿 >

《权力的游戏》小剥皮是在哪一集死掉的

归档日期:08-31       文本归类:奥塞拉哈灵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剧情概述:虽然击败了史坦尼斯,卢斯·波顿仍然因为拉姆斯丢掉了珊莎而愤怒,他为此召集哈罗德·卡史塔克率军来巩固人心。哈罗德怀疑珊莎去了黑城堡,拉姆斯建议卢斯派兵攻打黑城堡,杀死琼恩·雪诺,卢斯难以置信,表示北境诸侯无法容忍守夜人总司令被谋杀。

  这时学士前来报喜,卢斯的次子出生,卢斯拥抱拉姆斯让其不必为自己的位置担心,却被拉姆斯一刀刺死,原来拉姆斯和哈罗德早已精心策划篡权,他俩胁迫学士伪造死亡证明,随后拉姆斯让猎狗咬死了自己的继母和刚出生的弟弟。

  随后小琼恩·安柏前来宣誓效忠,他将瑞肯·史塔克与女野人欧莎献给了拉姆斯,拉姆斯杀了企图营救瑞肯的欧莎,并正式向琼恩·雪诺宣战。随后琼恩号召了部分北境小诸侯以及托蒙德麾下的自由民攻打临冬城,拉姆斯拒绝了与琼恩比武决斗。

  为了给北境展示实力,拉姆斯选择正面作战而非守城,他在琼恩面前射杀了瑞肯让其彻底失去理智,随后用盾阵将敌军围住。正在这时,培提尔·贝里席却率谷地军队赶到,波顿盾兵无法抵御骑兵的冲击,拉姆斯意识到大势已去,逃回了临冬城。

  然而,临冬城门很快被巨人旺旺撞破,拉姆斯射杀了重伤的旺旺,为保活命重新提出了比武决斗,愤怒了琼恩用盾牌挡住拉姆斯射来的箭,将拉姆斯打翻在地疯狂暴打,拉姆斯笑着享受这一切。

  最终,珊莎·史塔克将拉姆斯带进他自己的狗舍,珊莎告诉拉姆斯:他的家族、姓名以及所做的一切恶行都会随风消逝,最后拉姆斯被自己为琼恩准备的猎犬所活生生咬死。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以雪诺的“尸体”作为起始,白雪皑皑的冰雪长城上,阴森恐怖的黑城堡里,琼恩·雪诺的冰原狼发出如同哭泣般的嚎叫,雪诺的尸体冰冷地躺在角落里,鲜血染红了雪地,那睁着的双眼充满了绝望。

  与此同时,“小剥皮”拉姆斯·波顿在哀悼他的爱人米兰达,对于他来说,米兰达似乎是他遇到的最合拍的人。本以为波顿有了恻隐之心,谁知他随后就下令将米兰达的尸体喂狗。此时,珊莎·史塔克和席恩一起在雪地里逃命。

  他们穿过冰河躲过猎犬的追击,但士兵还是追了上来。千钧一发之际,布蕾妮和波德出现,珊莎得获救。作为贵族的珊莎,接受了布蕾妮的投诚,她保持着贵族的那份气质,宣誓着自己的主权。狭海对岸,龙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统治同样脆弱。弥林城中已是人心惶惶,家家紧锁门户,街道冷冷清清。

  更糟的是整个奴隶湾,除了弥林城,其他城邦已经恢复了奴隶制,丹妮莉丝的心血即将毁于一旦,更糟的是她对龙也完全失去了控制力。而此时丹妮莉丝已经被俘虏,正被多斯拉克人鞭打着、辱骂着前进。丹妮莉丝一直没有说话,直到见到首领卡奥摩洛。丹妮莉丝最终表明身份,却依旧被宣判余生必须生活在庙里。

  第六季剧情主线更为复杂,更为致命的是那些远古的传说和早已灭绝的生物,正重新回到这片土地。

  奴隶主带兵攻打弥林城,三个奴隶主在塔楼上与丹妮莉丝会谈,丹妮莉丝提醒投降一方应该是三个奴隶主,在众人的注视下,大龙卓戈横空降临,带着雄壮的气势落在丹妮莉丝身边,丹妮莉丝骑上卓戈飞向海面,

  其他几只龙亦从地牢冲了出来,在卓戈的带领下飞到海上,相继喷出火焰焚烧敌船。顿时间,海上许多木船着火燃烧,惨叫惊呼声此起彼伏,整片海区域乱成了一锅粥,转眼功夫奴隶军队兵败如山倒。

  提利昂代表丹妮莉丝与三个奴隶主谈判,他宣布必须杀掉其中一人以儆效尤。站在中间的奴隶主被两个同伴出卖,两人明哲保身,声称是受到中间的奴隶主蛊惑,带兵攻打弥林城。

  灰虫子来到三个奴隶主身边站定,掏出匕首迅速一挥,轻描淡写划破了两个自保的奴隶主的喉咙。中间的奴隶主已是吓破了胆,跪在地上面如土色出声不得。提利昂伸手搭在幸存的奴隶主的肩膀上,提醒奴隶主回到住处之后向外界宣传丹妮莉丝的威名。

  亚拉姐弟抵达弥林城,丹妮莉丝接受了亚拉姐弟提出的条件,她收下了姐弟俩赠送的一百艘船只,同意帮助姐弟俩夺回铁群岛。

  雪诺带兵抵达临冬城外,拉姆斯带兵出城与雪诺谈判,要求雪诺下马投降。为了证明自己抓到了雪诺同父异母的弟弟瑞肯,拉姆斯命人将一只烧焦的狼头扔到地上。雪诺兄妹几人分别抚养几只雪地狼,拉姆斯杀死了一只雪地狼,说明他确实抓到了瑞肯。

  雪诺返回营地与戴佛斯一行人商量对敌之策,珊莎站在旁边旁听,她对行事操之过急的雪诺产生了不满。会议结束,众人离去,珊莎提醒雪诺不应该过早带兵与拉姆斯对阵,以目前的兵力状况,根本不是拉姆斯的对手。

  雪诺在绝境长城历经生死,面临过许多磨难,他觉得自己几次从死亡线上回来,已经能面对所有可怕的敌人,拉姆斯只是凡人之躯,雪诺不觉得拉姆斯有多可怕。珊莎非常了解拉姆斯的个性,她提醒雪诺不能着了拉姆斯的道。

  夜色已深,戴佛斯与托蒙德在营地里面散步,两人有说有笑,全然没有大战来临的紧张感。托蒙德打算痛快喝一场酒睡到天亮,戴佛斯却毫无睡意,他打算一整晚在营地里面走动,思考如何与敌人作战。

  天色大亮,拉姆斯带兵出城,故意放跑了瑞肯。众目睽睽之下,瑞肯撒腿向雪诺的阵营奔去,拉姆斯弯弓搭箭不紧不慢向瑞肯射箭,雪诺骑马脱离阵营向瑞肯奔去,兄弟两人即将重逢,拉姆斯射出最后一箭成功命中瑞肯的背部。利箭从瑞肯背部贯穿过去,穿透了胸部。

  雪诺看着弟弟死在地上,悲愤交加向拉姆斯冲过去,戴佛斯见状立即命令骑兵冲锋。大量骑兵冲杀出去,与拉姆斯指挥的骑兵冲杀。

  拉姆斯命令弓箭手射完几轮箭雨,排出步兵包围了雪诺为首的军队。眼看雪诺一方就要全军阵亡,珊莎带领小指头赶来救援,小指头带了大量骑兵,冲破了拉姆斯的步兵。拉姆斯溃退逃回城内,雪诺带人冲破城门,狠狠教训了拉姆斯一顿。

  珊莎对拉姆斯已是恨之入骨,她亲自放出了拉姆斯喂养的已经饿了七天的几只狗。拉姆斯作恶多端,被自己喂养的狗分食。珊莎除掉了心头大患拉姆斯,面带微笑转身离去,拉姆斯还在发出惨叫声,他的惨叫声在珊莎耳中动听之极,如同美妙的乐曲。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以雪诺的“尸体”作为起始,白雪皑皑的冰雪长城上, 阴森恐怖的黑城堡里,琼恩·雪诺(基特·哈灵顿饰)的冰原狼发出如同哭泣般的嚎叫,雪诺的尸体冰冷地躺在角落里,鲜血染红了雪地,那睁着的双眼充满了绝望。

  与此同时,“小剥皮”拉姆斯·波顿(伊万·瑞恩饰)在哀悼他的爱人米兰达,对于他来说,米兰达似乎是他遇到的最合拍的人。本以为波顿有了恻隐之心,谁知他随后就下令将米兰达的尸体喂狗。

  此时,珊莎·史塔克(苏菲·特纳饰)和席恩一起在雪地里逃命,他们穿过冰河躲过猎犬的追击,但士兵还是追了上来。千钧一发之际,布蕾妮和波德出现,珊莎得获救。作为贵族的珊莎,接受了布蕾妮的投诚,她保持着贵族的那份气质,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艾德公爵的私生儿子,与罗柏·史塔克同龄,兄弟关系亲密无间。其母身份不明,艾德公爵拒绝向任何人透露——有人传说那是南方某家族的一位贵族小姐,也有人说是一个寻常的使女。

  身为私生子的琼恩得到了父亲的善待,与其他兄弟姐妹平等地一起长大。琼恩继承了父亲家族的特征,一头褐发,眼睛是黑色。

  丹妮莉丝出生时一场剧烈的风暴袭击了龙石岛,“风暴降生”因此得名。她与哥哥韦赛里斯·坦格利安,是“疯王”伊里斯·坦格利安的次子。银发紫眼,美貌异于常人。为了让哥哥夺回铁王座,嫁给部落卓戈·卡奥。后期成长为强大且自信的女性。

  临冬城公爵艾德和凯特琳夫人的次女,珊莎的妹妹。不像母亲和姐姐,艾莉亚是个典型的“假小子”,活泼好动,喜欢舞刀弄剑,被父亲艾德公爵评价为具有“奔狼的血液”。

  她跟私生子哥哥琼恩很亲近,因为性格迥异,同时与淑女姐姐珊莎常有矛盾。相比于其他几个兄弟姐妹,她的长相比较接近父亲,是褐发灰眼。

  临冬城公爵艾德·史塔克和公爵夫人凯特琳的长女,罗柏·史塔克之长妹。深受母亲和修女教师的影响,相貌甜美,个性温和,是个完美的淑女典范。不过自恃清高的她,看不起自己的私生子哥哥琼恩。和哥哥一样,遗传了母亲的红发蓝眼。

  临冬城公爵艾德·史塔克和凯特琳夫人的第三子,艾莉亚之弟。个性温和善良,爱听故事,被被临冬城老奶妈唤作“夏天的孩子”,表示其未经历寒冬的考验,依然天真浪漫。布兰有着出色的攀爬天赋,喜欢在城堡外四处爬上爬下,令母亲凯特琳夫人非常担心他的安全。他也长得像母亲家的人

  S06E09,小剥皮真的很坏但是真的很有脑子很牛逼,看来权力的游戏也不能免俗,坏人必须死。

  珊莎坚持要和琼恩一起出临冬城去见拉姆齐·博尔顿。拉姆斯的人比琼恩的马还多,临冬城的位置很合适,瑞肯也在他身边。他根本不在乎琼恩的破烂乐队。琼恩试图避免死亡,但拉美西斯无法接受琼恩的决斗。珊莎和琼恩不得不接受瑞肯即将死去的事实。

  无论战斗是否打响,公羊都不会永远是雄性史塔克,这对他在北方的统治地位构成了威胁。目前,琼恩只能利用公羊的自负,公羊为了显示自己放弃守城的坚强意志,选择与琼恩一起面对敌人。

  但是博尔顿的骑兵在与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战斗中输掉了大部分,而琼恩如果能在战场上承受住骑兵的冲击,就有机会取胜。双方在这次会议上没有达成和平协议。拉姆斯平静地回到了军队。两轮射箭后,琼恩的马倒在了地上。看到琼恩走在队伍前面,公羊命令骑兵冲锋。

  琼恩拔出獠牙,准备面对骑兵的潮水。琼恩的骑兵及时赶到,击退了冲锋。两军互相扭打,由托蒙德率领的野人加入了战斗队伍。达沃斯的弓箭手担心伤到自己的弓箭手,于是停止射箭。

  但是,不管拉姆斯有多少人,他都是琼恩的全部力量,他宁愿牺牲所有的骑兵,也要拿下这支混杂的军队。在他的命令下,弓箭射入人群。马和人的尸体堆积成小山。大家都红着眼睛,戴佛斯手持长剑,率领最后一批弓箭手冲上前去。

  看到骑兵们已经成功地牵制并消耗了琼恩的大部分兵力,拉美西斯命令弓箭手和长矛兵全部出动。一排排的盾牌从三面包围了琼恩残余的军队,长矛从后面伸出来。琼恩的军队三面被长矛包围,背后则是堆积如山的尸体。敌人仍然占据高地。

  盾牌越靠近,矛就越咬琼恩的力气。那些试图接近盾牌的野蛮人被盾牌后面的大刀砍倒在地,即使巨人也无力抵挡竖立的长矛。盾牌周围的区域变得越来越小,琼恩几乎被他的战友们闷死了。就在他要放弃的时候,一队骑兵冲了过来,知更鸟的旗帜在飘扬。

  彼提尔和珊莎骑上马,远远地看着艾林谷的一万骑兵从后面逼近,包围了博尔顿的盾牌。毫无防备的盾牌和长矛,就像士兵脚下的泥土一样,立刻被击溃了。看到情况不妙,拉美西斯带着几个手下逃回临冬城。

  拉美西斯原以为自己可以凭借高墙的力量抵挡琼恩的攻击,但巨人不顾墙上射出的箭,很快便破门而入。但此时巨人已伤得精疲力竭,吃力地跪在地上。

  野人蜂拥到他身后,控制了临冬城。浑身是血的琼恩看着他忠实的朋友,他两次帮助琼恩敲开布莱克城堡的大门(第一次是在布莱克城堡,琼恩被复活以平息索恩的叛乱)。但琼恩还没来得及道谢,一支箭就射进了巨人的眼睛。

  他那庞大的身躯瘫倒在地,琼恩愤怒地看着身边拿着弓箭的拉美西斯。拉姆斯,现在的总司令,主动提出和琼恩作战。琼恩什么也没说,也没请身边的兄弟们帮忙。

  他摘下盾牌,快步走向公羊。箭被一次又一次地挡住,当箭射到琼恩身边时,他使出浑身解数把拉默斯打倒在地。为了巨人队,为了瑞肯,为了珊莎,琼恩的拳头不停地打拉姆斯的脸。

  艾德大人的私生子,与罗柏·史塔克同龄。她的母亲不为人知,艾德勋爵拒绝告诉任何人——有人说她是南方一个贵族家庭的成员,也有人说她是个普通的女仆。

  乔恩非婚生,父亲对他很好,他和兄弟姐妹们平等地成长。琼恩长着他父亲家的棕色头发和黑色眼睛。

  她是临冬城公爵艾德·史塔克和公爵夫人凯特琳的长女,也是罗柏·史塔克的大姐。他深受母亲和尼姑师长的影响,外表甜美,性格温和。他是个完美的女模特。但她太骄傲了,根本不想自己的私生子哥哥琼恩。和他哥哥一样,他继承了母亲的红头发和蓝眼睛。

本文链接:http://lolcave.net/aosailahalingdun/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