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精准三肖免费资料大全 > 奥塞拉哈灵顿 >

戴斯蒙德·迈尔斯的人物经历

归档日期:07-30       文本归类:奥塞拉哈灵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戴斯蒙德出生于位于美国黑山中的刺客组织“藏身处”农场(The Farm),那是一个大约由30人组成的集中式据点,非常类似于马西亚夫(Masyaf),他生下来就注定要在那里被训练成为一个刺客。戴斯蒙德为他的双亲严禁他离开组织而感到沮丧,认为他们过于偏执。16岁时,他终于逃了出来。“我想看到外面的世界。”他告诉露西(Lucy Stillman)他并不后悔离开他的父母,在他看来自己只是他们监视的犯人。但在刺客信条:启示录中,他向克莱(Clay Kaczmarek)承认他本来应该对父母多点耐心的。

  在离开刺客组织后,他在外面躲藏了9年,过着低调的生活,最终成为了一个酒保。为了避免被圣殿骑士察觉,戴斯蒙德从未使用过自己的真名,而且只用现金购买物品。但是由于需要指纹记录的摩托车驾照,他最终还是暴露了身份,被带往阿布斯泰戈(Abstergo)实验室。 2012年9月3日,戴斯蒙德被阿布斯特苟公司——一家由圣殿骑士组成的公司绑架,做为阿尼穆斯(Animus)的实验品——Animus是一种可以读取“基因记忆”的仪器,通过身为后人的戴斯蒙德的DNA可以读取到他的祖先的记忆。

  一开始,韦迪克(Warren Vidic)希望直接从戴斯蒙德的意识里读取他需要的信息,但是未能成功,因为记忆被锁。戴斯蒙德坚称自己只是个酒保,但是韦迪克却表示他们知道他身为刺客的背景,逼迫他承认自己曾是一名刺客。露西告诉戴斯蒙德,他们试图获取一段特定的记忆,但是戴斯蒙德潜意识妨碍了他们。韦迪克警告戴斯蒙德,如果他拒绝合作,他们会让他直接陷入昏迷,再继续他们的工作,最后再杀死他。别无选择情况下,戴斯蒙德同意与他们合作。

  戴斯蒙德被迫探索了他的祖先阿泰尔(AltairIbn-LaAhad),一名生活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时期的刺客的基因记忆,特别是在1191年前后的记忆——连续几天在韦迪克的监视之下。但是在晚上,他能私自进入实验室浏览Animus终端。借由从沃伦·韦迪克那里偷来的密码笔,也可以浏览韦迪克的私人电脑。

  通过电脑中的邮件戴斯蒙德了解到16号实验体(Project Sixteen)因为长时间处于Animus中导致自身出现了“出血效应”(Bleeding Effect),以及部分外面的消息。最终,在露西的协助下,刺客组织得知了戴斯蒙德被囚禁的消息,试图来营救他,但并未成功。

  韦迪克宣称那些刺客已经是最后的幸存者,他们在沙漠中的据点早些时候已经被摧毁了。露西却告诉了他不同的消息。当戴斯蒙德向露西询问自己双亲情况时,露西表示她并不清楚,但是他们可能已经逃走了。在对话中露西暗中向他表示自己同样是刺客组织的成员。

  戴斯蒙德最终达成了韦迪克的目标,找到了其它伊甸碎片的所在地。阿布斯泰戈公司的上层人士意图处死戴斯蒙德,而露西的提议救了他一命,她建议留下戴斯蒙德,以便有必要时可以再次浏览他的记忆。

  在公司上层人物离开后,戴斯蒙德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可以使用“鹰眼视觉”(Eagle Vision),就像他的祖先阿泰尔一样。他看到了露西和韦迪克的不同立场,还有实验室地面上无数潦草的信息和字谜(据说是前面的16个实验者留下的。 在刺客信条2刚开始时,戴斯蒙德仍然身处阿布斯泰戈的实验室,时间上接续上一代游戏结束后的几小时。露西突然出现,衣服上带着血迹,并命令戴斯蒙德赶在阿布斯泰戈发现她的所作之前尽快进入Animus。戴斯蒙德相当困惑,不过还是照办了。他进入了Animus经历了他另一位祖先艾奇奥奥迪托雷 达 佛罗伦萨(EzioAuditore Da Firenze)的诞生——他是戴斯蒙德和16号实验体共同的祖先。随后两人一同开始逃离阿布斯特苟。

  结束了被阿布斯特苟的保安人员发现后的遭遇战,两人进入一处巨大的开放空间,里面摆满了工作间和相当数量的Animus。随后戴斯蒙德使用鹰眼视觉(外加猜测),打开了露西因密码锁被改而无法打开的电梯门锁。在停车场,两人被蜂拥而至的保安人员包围,干掉他们后逃离了阿布斯泰戈。

  到达藏身处后,戴斯蒙德被介绍给另外两位刺客肖恩·黑斯廷斯(Shaun Hastings)和瑞贝卡·科瑞恩(Rebecca Crane)——和露西有常年交情。露西告诉戴斯蒙德,他们希望他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借助出血效应的作用,他们在几天内就可完成他的训练,只要他追随他另一位祖先艾奇奥的经历。戴斯蒙德同意之后进入了Animus 2.0。

  通过艾吉奥的记忆,戴斯蒙德逐步学会了刺客的行动方式。一方面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像16号实验体一样在Animus中过长时间而导致精神混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检测他的成果,露西让戴斯蒙德离开Animus,开启他们藏身处的安全系统,以此作为对他的鹰眼和攀爬技巧的检测。但是随着他的行动,戴斯蒙德开始看到十字军时代的幻影。刚开始幻影很短暂,并没有造成困扰。但是在完成任务后,戴斯蒙德因为更真实的幻觉而晕倒,在没有使用Animus的情况下,他的意识被带回阿卡,再一次进入了阿泰尔的记忆,他发现阿泰尔和玛利亚·索普(Maria Thorpe)似乎已经有了孩子,也就是他的下一位祖先。

  第二天,戴斯蒙德隐瞒了这段经历,重新进入Animus,继续查看艾吉奥的基因记忆,期间一度因为“记忆讯息损坏”而被踢出Animus。最终,他们了解到艾吉奥的头号敌人,圣殿骑士首领罗德里格·博吉亚(Roderic Borja),在1492年成为教皇的亚历山大六世,他已经获得了另外一块的伊甸碎片“伊甸权杖”以及知晓了地下墓室存在秘密。

  随着艾吉奥的故事进入结局,戴斯蒙德和刺客们目睹了他在梵蒂冈教廷的地下墓室里经历。艾吉奥发现自己面对着一位自称为密涅瓦(Minerva)的“神”的全息图;密涅瓦警告了刺客们关于世界的末日,并告知了他们“先行者”和人类祖先之间的发生过的战争。令人震惊的是,密涅瓦叫出了戴斯蒙德的名字,这令艾吉奥更为困惑,密涅瓦竟然是在通过埃齐奥与戴斯蒙德对话。戴斯蒙德退出Animus,看到其他三人正忙着收拾行李,圣殿骑士已经发现了他们的所在地,露西丢给戴斯蒙德一套袖剑,要他和自己一起去掩护撤离。韦迪克出现在仓库里,带着一群Abstergo保安人员,企图捉回戴斯蒙德。两名刺客开始与圣殿骑士交手。戴斯蒙德通过与艾吉奥的完全同步,已经熟练掌握了袖剑使用方法,杀死了多名警卫。最终只剩下韦迪克一人面对戴斯蒙德,他在撤退的同时声称刺客们的胜利只是暂时的。

  四名刺客开始向北方撤退,戴斯蒙德又进入Animus继续搜索有用的记忆,其他刺客们则开始讨论起关于密涅瓦的话题。 在Abstergo袭击了他们所在的仓库后,刺客们开始启程前往蒙泰尔吉欧尼(Monteriggioni),那是他们在意大利最后的藏身地。鉴于圣殿骑士正在用借由电信信号塔来搜捕他们,他们被迫安置在Auditore庄园地下的圣堂中。

  在Auditore庄园寻找进入圣堂的途中,戴斯蒙德通过血缘(Blood effect)效应看到艾吉奥过去的幻影,带领他到一处狭窄的高架上后跃出。戴斯蒙德立刻效仿他,完成了他的第一次信仰之越,落在下面的干草堆里。随后戴斯蒙德和露西通过一条当年艾吉奥和村民们遭受攻击后逃走用的隧道前往圣堂。

  在他们穿过隧道时,戴斯蒙德看到了更多幻象,这令他担忧,让他怀疑自己最终是否会“开始在墙上画符号”。露西责骂了他,让他对自己的情况乐观一些,提醒他16号实验体已经死了,他需要集中精力。

  当他们进入圣堂,戴斯蒙德看到了艾吉奥的另一个幻影,艾吉奥似乎在年老后又来过这里。在打开马里奥·奥迪托雷(Mario Auditore)书房的密门时,戴斯蒙德注意到墙上写着一些数字1419、1420、1421,并告诉了其他刺客。肖恩推断那些是日期,不过他还需要做更多调查。他们安顿下来后,戴斯蒙德负责把瑞贝卡给他的装置装入四个配电箱,从这里来给圣堂提供电力。然后他开始继续他在Animus的进程。 在结束了Ainmus的进程后,戴斯蒙德和其他人得知了伊甸的苹果被藏在罗马竞技场下。抵达罗马后,小组分开行动,戴斯蒙德穿过废墟到达Santa Maria in Aracoeli,为其他人开门。随后戴斯蒙德激活了电梯,带他们向下进入了放置苹果的房间。但是,当他接触到放在台座上的伊甸园碎片时,他听到了朱诺(Juno)的声音,说他的DNA已经激活了苹果。

  朱诺控制了戴斯蒙德的身体,被迫他用袖剑刺向露西的腹部。(值得指出的一点是,在刺客信条3的能量块任务中,在于朱诺(Juno)对话后,根据戴斯蒙德自己与他的父亲——威廉·迈尔斯(William Miles)——的对话中所透露,是朱诺(Juno)向他展示了让露西活下来的后果:露西偷走苹果,圣殿骑士们将苹果放在火箭上,企图发射到太空中,但是中途火箭爆炸,整个世界最终灭亡。所以戴斯蒙德选择杀死露西。另外,即便是戴斯蒙德自己也对朱诺(Juno)表示怀疑,并且表示应当小心她。

  戴斯蒙德进入休克状态后,他被威廉·迈尔斯(William Miles)和哈兰·T·坎宁安(Harlan·T·Cunningham)重新放入Animus。在这段进程间,艾吉奥和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发现了位于罗马的一间较小的密室。艾吉奥的DNA激活了一组留给戴斯蒙德的坐标:43 39 19 N 75 27 42 W。在再次追溯了更多记忆之后,戴斯蒙德的情况恶化,陷入了昏迷状态。 醒来后的戴斯蒙德发现自己进入了Animus的安全模式——Animus之岛(Animus Island),遇见了16号实验体所制造的人工智能,通过16号的帮助,戴斯蒙德继续探索祖先艾吉奥的记忆,以制作同步核心,分离自己和阿泰尔以及艾吉奥的记忆。

  从16号编写的资料库中,戴斯蒙德也了解到16号的真名——克莱·卡茨马雷克(Clay Kaczmarek)。

  最后Animus机器也找到了戴斯蒙德和克莱的意识,在Animus岛重组开始的时候克莱将戴斯蒙德重新推进记忆当中救了戴斯蒙德一命。而戴斯蒙德的意识逐渐清晰,脑活动越来越频繁并在Animus看到了阿泰尔最后的记忆以及与艾奇奥的“对话”(严格来说戴斯蒙德只是在听而已......),然后看到了第一文明人,告诫并让他寻找大神庙,挽救人类的生命。而戴斯蒙德最终完成完全同步,并从Animus中醒来,此时刺客一行人也已经抵达大神殿外。 进入神殿的时候,戴斯蒙德又受到神殿的影响,出现了出血效应,进入了祖先海尔森(Haytham Kenway)的记忆,并开始寻找打开神殿最后大门的钥匙——玉佩的下落。

  中途,记忆的读取进入了海尔森之子——康纳(Ratonhnhaké:ton /Connor Kenway)的记忆中。通过对记忆的探索,戴斯蒙德也了解了进入大神殿钥匙的确切埋藏地点。 记忆进行到中途,肖恩找到了继续探索记忆必须的能量源的位置,于是戴斯蒙德前往曼哈顿去寻找,并爬上起重机,利用高度,跳伞进入大楼,得到能量块后,碰见克洛斯(Daniel Cross),一名叛变的刺客,最后逃脱。

  第二块能量块在巴西,为了躲避在那里的监控摄像头和传单,戴斯蒙德用最原始的办法,利用兜帽遮住脸进行潜入,在最后将要找到能量源时,又被克洛斯抢先一步,随后戴斯蒙德前往追赶,夺下能量块后,进入地铁逃离。

  回到神殿之后,戴斯蒙德继续进行康纳的记忆,而威廉(William Miles)则前往埃及寻找最后一块能量源,但最后被抓,于是戴斯蒙德前往Abstrgo总部用金苹果交涉,利用苹果的控制能力,杀死了克洛斯和韦迪克(Warren Vidic),带着父亲回到神殿。 在《刺客信条4:黑旗》中骇入Abstrgo Entertainment公司的电脑可以得到戴斯蒙德的验尸报告。验尸报告表明戴斯蒙德的尸体在2012年12月23日被Abstergo发现于大神殿深处,他的右手严重烧伤(Abstergo称为不明原因),实际为释放朱诺时烧伤。

本文链接:http://lolcave.net/aosailahalingdun/4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