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精准三肖免费资料大全 > 奥塞拉 >

求莫里斯 梅特林克的散文集《死亡

归档日期:08-23       文本归类:奥塞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旧别墅中一间黑暗的房子。右边一扇房门,左边一 扇房门,另有一扇秘密的小房门在墙角里。在后边 有着色的玻璃窗,大体是绿色的,并有一扇玻璃门 向阳台开着。墙角上有一件大荷兰外套。一盏点着 的灯。)

  叔父 那么你便应该相信我们有眼可见的人了。今天下午她的样子已很好了。她现在正休静地唾着;我们不要无谓地糟蹋了佳运赐给我们的第一次好晚景呵。……我觉得我们今晚应该休息,并且应该略略欢笑一下,除去一切惊慌。

  父亲 那是真的;这是自从这个可怖的生产较我觉得在家中的第一次,好象在我自己的家里一样。

  父亲 我们讲话不及那么大声;并且,房门又很厚,爱护女又伴着她,倘若我们太嘈,她便会警告我们了。

  叔父 我惦挂着这个小东西还甚于你的妻子呵。他出世已经几星期了,还没有一些移动,还没有喊过一声;你会说他是一个蜡制的小孩子罢。

  外祖父 我相信他会耳聋,并且会哑。……那就是和表姊妹结婚的结果。……(斥责的静寂)

  叔父 你必要有理性才好,这不是那个可怜的小东西的罪过。——他是独自在房中么?

  父亲 不;她出了去休息片时;这几天她是值得休息一下的。——奥塞拉,走去看看他是否睡着。

  叔父 它们怕我的姊妹呢。我去看看罢。(他呼叫)姊妹!姊妹!是你么?——没有人在那里。

  叔父 不知道一个人在哪里,不知一个人由哪里来,不知道一个人向哪里去,不复能辨别日午与夜午,夏天与冬天。……常常都是那种黑暗。那种黑暗!……我宁愿不生存罢。……这是绝对不可医治的么?

  父亲 不;以前他是象我们一样有理性的;他永没有说过奇怪的东西。这是真的,奥塞拉鼓舞得他有些太甚了;她尽地答复他一切的问题——

  父亲 我自己去开门罢,因为那扇小门嘈得太厉害;这是我们想静静地上来不使人知道那时才用的。(他略开小门;女仆站在门外)你在哪里?

  外祖父 奥塞拉,为上帝的爱,告诉我真实事情!(此处所说真实事情即真理truth有相关意,下同。——译者)

  外祖父 我有磨石挂在眼上呵!小孩子,告诉我这里有什么事情发生!告诉我,为上帝之爱,你们能见的人!我在这里,只是独自一人,在无限的黑暗中!我不知道哪一个坐在我旁边!我不知道离我两步之外那里有什么事情发生!……为什么现在你们细声讲话呢?

  外祖父 这是你们的姊妹还是一个祭司呢?——你不要设法欺骗我。——奥塞拉,哪一个入来呢?

  叔父 什么,是;什么,是;我在这里,在原本的位置。这不是严肃的罢,是吗?

  外祖父 我不见我的女儿已很久了。……我昨晚执着她的手可是我不能见她!……我不复能知道她会变成怎样了。……我不复能知道她现在是怎样了。……我不复熟识她的面貌了!……在这几个星期内她必定改变了。……我的手触觉出她颊间的小骨了!……在她和我之间,在你们大家之间完全没有什么,只是黑暗罢!……这不是人生——这不是活着呵!……你们坐在那里,放开眼睛望着我一双枯眼却没有一个有怜悯之情的!……我不知道什么令我烦恼。……没有一个告诉我应该告诉的话。……而所有一切当你们幻想及它之时都是惊怖的!……但是为什么你们不说出来呢?

  外祖父 这里有些事情于我面前隐秘着已很久了!……在屋内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可是我起首明白了。……我被欺骗已太久了!——你们那就以为我永不会找出什么了吗?——有些时候我还够不上你们那么盲呢,你知道!……我不听见你们旧日私语好象你们在一间有人缢死了自己的屋里一样么?——我不敢说出我今晚所知道的是什么。……但是我会知道真实事情的!我会等候你们把真实事情告诉我;但是我已知道这个很久了,虽然你们这样!——现在呢,我觉得你们个个都好象死人一样灰白呵!

  外祖父 我不是说你们,小孩子;不,我不是说你们。……我很知道你们会把真实事情告诉我,倘若他们不是在你们侧边!……而且我确信他们连你们也欺骗了。……你们将会知道了,你们将会知道了!……我不是听闻你们三个都哭泣着么?

  外祖父 你们不要再欺骗我了;现在太迟了,而我知道真实事情较你们更的确呵!……

  父亲 你想入去你女儿的房里么?这里的错误及误会是应该结束的。——你想入去么?……

  外祖父 一个人永不会尽地知道一个人一生所不能说出的事情!……这是谁人发那种声音呢?

  父亲 是的,女儿;略略打开窗门呵;我自己起首觉得需要空气了。(长女开窗)

  叔父 是我!是我!不要惊慌!我觉得要行走一下。(静)——但是我现在再坐下了,——我不看见我行到那里去。(静)

  外祖父 我不知道哪里,——入去别一间房内罢——哪里都不要紧!哪里都不要紧!……

  外祖父 我也害怕呵,小孩子。(一线月光由色玻璃窗之一角射入,在房中各处散布奇怪的光线。午夜钟声,在最后一打之时似乎微闻有人忙急地起身之声。)

  叔父 点灯呵!(在右边婴儿的房内忽然发出惊恐的哭声;哭声继续,恐怖渐渐增加,直至完幕)

  叔父 灯呵!灯呵!(这个时候左边房中发出急速粗重脚步声。——于是继之以一种死的静寂。——他们失惊,哑然听着,直至房门慢慢地开了,光线由房内射出到他们所站立等候着之处。爱护女出现在门阈上,身穿黑色常服,一边鞠着躬一边作十字记号以宣告妇人之死。他们明白了,略些犹豫惊恐后便静静地进到死者之寝室中,叔父很有礼地在门槛上把身闪避令三女经过。只有盲人独自留下,他站起很激动地在桌子四周暗中摸索)

  外祖父 你们到哪里去?——你们到哪里去?——小孩子!——他们留下我独自一人呵!

  展开全部莫里斯·梅特林克(1862年至1949年),比利时剧作家,诗人和散文家。

  梅特林克出生于1862年在比利时的根特市。他从小就喜欢文学,但他的父亲希望他成为一名律师。 1887年,他来到巴黎的学校,开始有兴趣以书面形式。不久,他的父亲去世后,他又回到比利时后很少离开自己的祖国。 1889年,他正式以书面形式。刚开始是不为人们注意,但因为他丰富的想象力和惊人的创造力,很快就被称为比利时的莎士比亚。他的主要作品双花园“,”盲点“,”青鸟“,散文集”死神“,”蚁族生活“的发挥,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

  1911年的作品”智慧“之花文学奖的理由:“由于他的许多文学表现,尤其是戏剧性的作品,不仅想象力,诗意的奇思妙想,尽管有时面对的神话,仍然充满了深刻的启示,这个启示是美妙的,以打动读者的心弦,并刺激他们的想象力。

  梅特林克是象征主义戏剧作家的代表,已经写了20多个剧本,也是一位多产的作家。他早期的戏剧,充满了一个悲观绝望,颓废厌世的思想,突出表现在资本主义社会的病态下降之类的,死亡是无法避免的,无法抗拒的命运。他出生在从旧时代的科学已经发展了两个世纪的交界处。他的一只眼睛看世界的科学,一只眼睛看到其中的奥秘,在他的脑海里,两个融合,使科学和诗歌融合成一体。这是他的工作的特性。他的作品有哲学思想,富有想象力和诗意的功能。他的童话故事不仅提供了广泛的美好的幻想,但人们也享受美的享受。

本文链接:http://lolcave.net/aosaila/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