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精准三肖免费资料大全 > 奥塞拉 >

东京有哪些值得一去的博物馆美术馆?

归档日期:07-16       文本归类:奥塞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今年 7 月 17 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上又多了 7 个国家 17 个设施。其中日本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成为了日本国内第 20 项世界遗产(文化遗产 16 项,自然遗产 4 项),也是首项位于东京都内的世界文化遗产。

  这很可能是日本近几个月来最重要的文化事件,走在日本东京上野公园附近,随处可见庆祝海报;一些书店内也摆出了世界文化遗产、建筑等相关书籍;NHK电视台拍摄了探索西洋美术馆的节目。一个美术馆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为何会有如此大的社会反响?为什么一栋近代建筑能够列入名录?

  其实,日本一直有一个传统——日本的博物馆/美术馆之建筑多出自名建筑师的手笔,这赋予了美术馆、博物馆一项意义,使之成为了一个城市的文化地标。盘点一下东京大小博物馆/美术馆,无论是国立的、私人的,近代艺术的,或当代艺术的,就会发现这不仅是一幅博物馆/美术馆地图,也是一幅建筑师地图。

  国立西洋美术馆位于上野公园内,其本馆由法国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1887 年- 1965 年)设计,在 1959 年完成,这也是柯布西耶在亚洲唯一一个建筑项目。从名字上就能明白国立西洋美术馆主要是以西洋艺术为收藏的美术馆,这一点也区分于同位于东京的其它几个国立开头、名称相近的美术馆。如国立新美术馆,国立近代美术馆。前者于 2007 年开馆,是以特展为主,后者则侧重于日本现代艺术。

  国立西洋美术馆建立之初的展览作品以松方幸次郎收集的,从 19 世纪初到 20 世纪前页的印象派绘画和雕刻为主,现在馆内共收藏了 4400 件西洋绘画、雕塑作品,如罗丹的雕塑作品《思想者》、鲁本斯的绘画作品《丰饶》和雷诺阿的《阿尔及利亚风格的巴黎舞女》以及以莫奈、高更为首的印象派画家的绘画作品。国立西洋美术馆是作为松方幸次郎回国的条件而建立的。

  通常去国立西洋美术馆,就能够见到大多数西洋艺术收藏,常设展以 “中世纪末至 20 世纪初的西洋绘画与雕塑” 为题,如鲁本斯、雷诺阿、莫奈之类镇馆之藏都能见到。日本人对印象派真是顶礼膜拜地喜欢,近代有钱的企业家们收藏这些名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日本“现代化”的一个途径——日本明治维新后一直崇尚西方科学、文化艺术,通过收藏西方艺术,似乎也让日本有机会能够进入”西方“/现代的游戏,获得平等的一席之地。我曾在京都泉屋博古馆见过关西藏家的西方艺术收藏,也多是印象派,但有趣的是,国立西洋美术馆还有许多欧洲中世纪的绘画,这在亚洲地区的美术馆中还是少见的。

  松方幸次郎是川崎造船所社长,其父是松方正义是内阁总理大臣。在一战时,松方幸次郎因造船发家,收藏了大量的艺术品,据说有一万多件。而他的理想是开个博物馆,让日本年轻艺术家能够见到欧洲艺术的原件。

  东京国立新美术馆位于六本木,除了上野公园外,东京有许多美术馆/博物馆集中于此。新国立美术馆的展厅面积在日本位居榜首,可同时举行 10 个以上展览,美术馆内除了图书馆、咖啡厅等公共设施外,还有一个法式西餐界的厨艺泰斗保罗.博古斯掌管的餐厅。

  国立新美术馆是由黑川纪章设计,贯彻了“共生”的理念。黑川纪章认为,“一个重要的共生现象就是它集合了本土化和全球化的特点。我用木头、混凝土、钢铁、玻璃来打造这个建筑,但保留了它们的自然状态,没有改变他们的颜色,这是非常日本化的理念。同时,美术馆的功能又是全球化的。”

  而另一点相当有趣之处是黑川纪章试图在美术馆内营造一种眼神交流的氛围,他说以往日本人是喜欢用眼神交流感情的,而现在即使近距离坐在一个人边上,也会选择用手机短信;而他试图在美术馆内创造眼神交流的氛围,否则,他认为”美术馆就没有灵魂“。去过国立新美术馆后,我猜想,所谓的眼神交流,或许就是观众在博物馆内会保持安静,也不会用手机,而所有参观,甚至是彼此间交流,都是用眼神完成的。

  国立新美术馆没有自己的收藏,这是它和国立西洋美术馆之类美术馆的区别,它的诞生就是为了做展览提供优质场地,举办世界级美术品展览。但它的展览,又不是当代艺术,毕竟六本木还有森美术馆。就我去国立新美术馆时,它正举办的特展其一是雷诺阿的一个特展,展品大多来自法国奥塞美术馆,展品量级、规模及数量可观;而另一个特展是威尼斯文艺复兴时期绘画展,亦是如此。而其他都是一些日本当代的水墨画联展,则略显无趣。

  国立近代美术馆从展览类别上区分为三个位于不同地区的馆:1969 年开馆,位于千代田区北之丸公园内的本馆,侧重于日本近代艺术、1977 年开馆的工艺馆,以及位于京桥的,国立近代美术馆 1952 年时原址改造而成的影像中心。

  本馆的建筑师是谷口吉郎是日本建筑大师,其儿子谷口吉生更是在闻名于世界,在美国纽约等地做项目。本馆以介绍东西方现代美术为宗旨,收集、保管和展示日本现代美术史上的代表作品,举办外国现代美术展览。因此,对于日本近代艺术有兴趣的,比如东山魁夷、衡山大观等等艺术家,基本可以在这里得到满足。

  工艺馆的建筑是原来的陆军近卫师司令厅,在战后改建而成。工艺厅主要展示日本传统工艺,如染织、陶瓷、漆工、金工等等,共 2400 件收藏。

  前川国男也是日本老一辈的建筑大师,他曾在巴黎和东京为勒·柯布西耶和雷蒙做草图设计师。

  从这一点也能够猜到,东京都美术馆也是历史比较久的一座美术馆。所以,从东京美术馆体系去看,东京都美术馆和国立新美术馆在功能上和方向上类似,都是以世界级展览为主,侧重在艺术普及。只是国立新美术馆场地更大。但这并不意味东京都美术馆展览规格不够高,最近的蓬皮杜大展规模和展品数量就相当吸引人,蓬皮杜内许多著名的藏品都来了。

  大名鼎鼎的森美术馆位于六本木森新城森大厦 53 楼,六本木森大厦是由美国KPF事务所担任设计的。KPF事务所是由尤金·科恩(A·EugeneKohn)、威廉·佩特森(WilliamPedersen)和福克斯(Sheldon Fox)在1076年创立,很显然,事务所名字来自三人姓氏首字母。上海也有不少KPF事务所的作品,比如恒隆66广场和环球金融大厦。

  森美术馆是当代艺术馆,设立之初就确立“现代性”和“国际性”的理念,且森美术馆尤其关注日本和亚洲哦艺术。对于森美术馆实在不用多说,它是东京美术馆体系中当代艺术那一部分,不可替代的,其展览又精彩。只是记得去之前查好,遇到换展期就可能白跑一趟。

  21_21 DESIGN SIGHT在中国很出名,原因之一是安藤忠雄设计的。

  21_21 DESIGN SIGHT在六本木西北角,靠近赤坂,东京丽思卡尔顿酒店边上,特别显而易见。从建筑上看,三宅一生的“一块布”概念贯穿于本设计博物馆的始终,安藤忠雄在这座博物馆的外观设计中也沿用了此美学意识,尤其是在屋顶的设计中,以一块铁板如褶皱般的形状作为屋顶,并将百分之八十的空间埋在地下。

  而建筑体内部,又无处不见安藤标志性风格,如几何线 DESIGN SIGHT是设计领域的美术馆。

  东京国立博物馆是日本四大国立博物馆之首,其余三者是京都国立博物馆、奈良国立博物馆和九州国立博物馆。“东博”位于上野公园内,由若干建筑构成,也成为不同展区。本馆是一座近代的双层楼房,类似欧式风格做常设展。走在本馆中,感觉很像欧洲的一些美术馆,比如英国的国家美术馆,是以一栋原本供居住的“豪宅”作为博物馆,每一间大小不同的“房间”就是一个展厅,二层楼梯处还有一片休息区域,透过玻璃窗可以观赏庭院。所以,在“东博”参观也挺类的,估算大小房间也得有 40 个以上。

  本馆为渡边仁设计,为混凝土结构,屋顶铺瓦,是“帝冠式样”的代表建筑。主馆主要展示的是日本艺术,展品偏百科式,但可能因为藏品来源的问题(比如私人捐赠等等),因此展品从艺术史角度或百科角度看,不那么全(虽然藏品也有 11 万 6 千件),因此展览就显得很稀疏,只有骨架缺少血肉。比如佛教绘画、文献这一区,能够见到展品中有弘法大师最澄手迹这样的珍品,但佛教绘画、文献的展品却又构不成一条线索,只能草草几笔,意思意思。陶瓷、刀剑、茶道等等也基本都是这个情况。相反中国许多博物馆就不同,如果做陶瓷馆,就恨不得每个朝代每一个时期的代表性瓷器都会摆上一件,在百科上和艺术史上形成一个完整的脉络。当然,也显示出博物馆“财大气粗”。

  东洋馆是谷口吉郎设计,展示的是亚洲艺术藏品,其中中国部分一组唐朝石雕佛像比较引人注目,都是一佛二菩萨的样式,有十多件,其中佛和菩萨姿势细微中各不相同,有跏趺坐也有善跏趺坐。据说武则天晚年,长安光宅寺中曾建有一座七宝台,台上镶嵌许多精美的佛像,后来这些佛像随寺院迁移到了西安宝庆寺,佛像包括十一面观音立像佛龛、阿弥陀如来、弥勒如来等一佛二菩萨三尊样式佛龛,共 32 件,后均散失。东洋馆中收藏了其中的大部分。东洋馆藏品基本来自日本私人捐赠,所以收藏也不可能是大百科式的,其中相对集中的除了中国佛像外,还有印度细密画等,最诡异的是,东洋馆内还展示两具木乃伊。

  法隆寺宝物馆是谷口吉郎设的儿子谷口吉生设计的,集中展示法隆寺于明治初年向宫廷献纳的宝物,其中大部分是飞鸟时期的佛造像,飞鸟时期相当于中国隋唐时代。表庆馆是“东博”中历史最悠久的建筑,建于 1908 年,为当时皇太子成婚纪念而建造,现展示一些宝石、金属制品、石器等展览。

  平成馆是一栋三层建筑,做特展用,也有考古文物展示,与本馆建筑体连接。黑川纪念馆是遵照画家黑田清辉的遗愿而建,于 1928 年竣工,2015 年 1 月重新装修开放,展示黑田清辉的作品。

  六角鬼丈的代表作品最为国人熟知的或许是东京武道馆,事实上位于东京博物馆边上的东京艺术大学美术馆也出自他手。

  该美术馆建筑结构上也很奇妙,上三层,地下两层,由环形楼梯衔接;上下也各有一个展厅。东京艺术大学美术馆虽然展览空间不算大,但经常会有一些专业领域的特展。

  比如最近的《观音之乡的祈祷与生活II——琵琶湖长滨的佛像》,就相当惊人。琵琶湖是位于京都、奈良和大阪之间的一块区域,古代遗迹丰富,而长滨位于琵琶湖上端,传说中的“观音之乡”,供奉观音的古佛寺相当多。这展览基本把当地所有佛寺中奖金 50 座尊观音造像佛造像(大多数是平安时期)都集中在一起,那感受着实震撼。

  江户东京博物馆从外观上看就挺“奇观”的,非常的“和式”,正面看像一个木屐,观众参观时会坐电梯从镂空的底部上升至六楼,由上而下,这一点很像上海中华艺术宫。

  建筑师菊竹清训的许多建筑项目似乎都有这样“别具一格”的特色,菊竹清训是日本上一代建筑大师,伊东丰雄年轻时就曾在他的建筑师事务所工作,受他影响。江户东京博物馆主要展示的是“江户”的历史与文化。

  位于南青山的根津美术馆很可能是日本最美的私人美术馆,由隈研吾设计,隈研吾称其设计主旨是“从都心的喧闹到静寂的美的世界”,该建筑曾获 2010 年每日艺术赏,被称为是实现了传统与现代之和谐的美术馆。

  极简的线条、阴影、大面积玻璃墙面、竹林,隈研吾设计元素体现在根津美术馆方方面面,该建筑原是根津家族的根津青山的旧居,除了建有美术馆馆舍外,还有附属的根津青山庭院。

  进入根津美术馆,最容易看到的是陈列在大厅内的中国佛教石像,北周、北齐、北魏的立像、佛头,古人雕刻石料时留下的线条,在美术馆光影衬托下更显优美。前述宝庆寺的唐代十一面观影立像共有七件,这里也收藏了一件,其余分别收藏于美国波士顿美术馆、弗利尔美术馆、东京国立博物馆、奈良国立博物馆。一楼的展厅通常举办特展,从实业家根津嘉一郎的 7000 余件收藏中以不同的主题策展。

  根津嘉一郎的收藏实在丰富,且许多门类的收藏都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准。比如日本古美术,根津美术馆就藏有《洛中洛外图屏风》、《那智泷图》、《平家物语画帖》等等;比如琳派绘画,根津美术馆收藏的几乎都是精品,如《燕子花图屏风》;比如日本茶器物,有小堀远州、松平不昧使用或制作的茶器、茶碗;比如日本佛教美术,则有大量的佛教绘画、曼陀罗;此外,根津还有中国艺术收藏,如青铜器、陶瓷、中国字画、佛像。藏品丰富,策展就特别能显出水平,最近的展览是《古美术鉴赏——绘画的技法与表现》,展览中用大量的日本古美术作品对于技法和表现,如勾线、水墨、金箔技法、佛画等等,做梳理和说明。

  二楼是常设展览,青铜器展厅中镇馆之宝是商双羊尊,存世仅两件,另一件在伦敦大英博物馆,是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后被掠夺并流失海外的。另一件镇馆之宝是饕餮纹方盉,根津美术馆共有三件,形制类似却又各不相同,分别铸有伏虎、伏龙、夔龙的动物形。其余常设展厅分别展示的是蒔绘文房、茶碗和时钟。

  根津美术馆的庭院部分也真是令人惊艳,最显著的特点是大,曲径环绕,常常沿着小路走向深处又别有洞天;而另一特点是庭院中拜访了许多收藏,如佛像、石塔等等。

  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在二子玉川附近,去一次并不方便,但又其藏品的特殊,即使交通不方便也阻碍不了观众去朝圣。静嘉堂最主要的收藏是二十万册的古籍和六千多册的古代美术作品,来自三菱集团岩崎弥之助、小弥太父子两代人。岩崎弥之助是三菱的创始人弥太郎之弟,作为第二代的统帅。

  除了古籍和文献外,静嘉堂的藏品中有一只曜变天目碗,原是德川家族所藏,也是日本收藏的三只存世天目碗之一,其它“国宝”类藏品还有俵屋宗达的《源氏物语关屋澪标屏风》、传马远所绘的《风雨山水图》、赵孟頫写的《与中峰明本尺牍》等。前几年静嘉堂在修葺,一直未开展,今年开展就祭出了曜变天目碗,不过错过了也没什么可惜,十月时又会再次以展览方式示人。

  静嘉堂文库及美术馆的建筑是由樱井小太郎(1870~1953)设计,而美术馆区域内除了庭院外还有一座岩崎弥之助墓冢,由英国人JosiahConder设计,他堪称三菱岩崎家的御用建筑师,鹿鸣馆、岩崎弥之助的深川邸洋馆、高轮邸、三菱一号馆等都出自他手。

  即使是一道最微弱的光,我们也要把它洒向需要温暖的生活……

本文链接:http://lolcave.net/aosaila/349.html